返回
頂部

修改密碼

首頁 > 新聞 > 文旅 > 正文
周傳發:連環畫藝術的守望者

+1

-1

收藏

+1

-1

點贊0

評論0


周傳發近影


周傳發連環畫作品

連環畫,又稱小人書,是我國傳統藝術形式之一,也是老少皆宜的通俗讀物,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達到空前繁榮。在宜昌,有一位痴迷於連環畫、國畫創作30多年的藝術家,其繪畫作品多次在國內外展出並獲獎,出版連環畫作品160餘套,發表專業論文40餘篇。他就是三峽大學退休教授、三峽大學求索畫院副院長、連環畫家周傳發。1月6日,記者走進三峽大學與周傳發教授面對面,傾聽他30多年來,勇攀藝術高峯的心路歷程。

為了幾本小人書

曾捱了好一頓打

1954年,周傳發出生在湖北天門農村。世代為農,除父親讀過幾天書外,無一文化人,但周傳發從小對繪畫有一種天生的喜愛。

那個年代,小朋友最為高興的事,莫過於得到一本小人書,或是花上一兩分錢到街邊書攤看上幾冊連環畫,這對家境貧寒的周傳發來説卻是一種奢望。每當別的小孩在看小人書的時候,他馬上湊過去旁觀,而且只要有可能,就會想盡辦法借來閲讀。8歲那年,他對父親謊稱要買筆和作業本,結果要來五角錢卻悄悄買了自己喜歡的幾本小人書,事後還捱了父親一頓好揍。

如果得到一本連環畫冊,周傳發會興奮得好幾天睡不着覺,一遍又一遍地觀看,反反覆覆地描摹。正是憑着這種根植於靈魂深處的喜好,在一無老師指教,二無專業書籍參考的背景下,這個農村孩子猶如盲人騎瞎馬,在黑暗中忘情地自我摸索。繪畫之夢,在他童年的心中不斷地升騰。

開始學畫時,周傳發唯一知道的方法就是臨摹,而且這種學習方法伴隨了他的整個童年與少年。到後來,只要是看到好的圖畫,如雜誌上的一個插圖、報紙上的一個題花,他都會把它收集起來進行臨摹。周傳發童年時代雖然擁有的連環畫冊不多,但卻不缺臨摹的範本。他的父親當時是生產隊的一名幹部,經常帶回一些舊報紙,報紙上的一些插圖與題花便成了他免費學習的摹本。昏暗的煤油燈下,周傳發往往會忘了時間,常常畫到深夜。

周傳發學畫就像着了魔一樣,如飢似渴,孜孜不倦。十六七歲時,周傳發在當地已經小有名氣,學校、大隊、公社辦什麼牆報、黑板報、宣傳欄之類一般都找他去畫題頭和插圖。

部隊生活

給了他廣闊的學習空間

1972年12月,周傳發應徵入伍。在部隊四年,先後當過連隊文書和營部書記,在團部宣傳股和師部保衞科當過幹事。周傳發充分發揮能寫會畫的特長,在工作中結識了不少具有繪畫專長的朋友和老師,閲讀了一些在當時十分稀缺的有關繪畫方面的專業書籍,懂得了繪畫專業訓練的一些基本方法,從過去盲目自學進入系統自學,上了一個台階。

1975年春,周傳發從一位朋友那裏借來《藝用人體結構》和《人體與繪畫》兩本繪畫工具書,這種書籍當時只是內部參考資料,市面書店根本買不到。周傳發如獲至寶,反覆閲讀。為了便於以後參考學習,他把這兩本書裏面的文字與圖畫一字不拉地全部臨摹下來,裝訂成冊,原書送還之後,就留下來兩部複製品,至今還保存完好。這種方法雖然笨了點,卻收穫不小,既保留了學習資料,又通過臨摹學到了人體解剖等方面的知識。

為了配合當時部隊的宣傳教育活動,周傳發受命畫了很多幻燈片和掛圖,這些圖片都是按事先編好的文字進行繪製的,如果説這就是連環畫的話,他的連環畫創作應是在這個時候開始的。正是在部隊幾年的學習和實踐,他不僅繪畫技能得到了提高,而且更為重要的是讓他學習到了很多有關繪畫藝術的專業理論知識。與此同時,周傳發在部隊還養成畫速寫的好習慣,平時身上總帶個速寫本,只要坐下來就拿出來畫速寫,這個習慣一直堅持到大學畢業後多年,為他後來的連環畫創作帶來了無盡的好處。

恢復高考第一年

考入專業院校學習

1977年恢復高考,周傳發考入湖北藝術學院,成為該校美術分部藝術設計專業12名學生之一。1982年,周傳發大學畢業分配到宜昌,輾轉多家單位從事設計工作,後擔任三峽大學藝術學院設計系主任、黨支部書記。在宜昌市美術界,周傳發是屈指可數的具有正高級專業技術職稱的畫家之一。

1985年,周傳發正式走上連環畫創作之路。當時,他編了一個小故事,畫了幾幅畫稿寄給嶺南美術出版部,受到編輯室主任的喜愛,便寄來一個文字腳本讓他繪製。為了畫好這本名為《洪波序曲》的連環畫,周傳發找了大量資料,還專門到故事發生地贛南寫生,傾盡心力數易其稿,花了大半年時間終於繪製完成,出版後受到廣泛好評。從此,周傳發在連環畫創作的藝術道路上越飛越高,至今沒有停歇。

除了連環畫,周傳發在國畫人物的創作上也有相當成就。他為遠安縣嫘祖鎮博物館創作的大型壁畫《嫘祖的傳説》長45米,高2.2米,大氣磅礴,蔚為壯觀,成為館內的鎮館之寶。小溪塔夷陵樓、官莊水庫金鐘寺等多處,都留有周傳發創作的壁畫。周傳發用活潑飄逸的線條演繹生活,表現多姿多彩的社會內容,在其筆下,世間百態,各色人物,傳神生動,令人賞心悦目,過目難忘。

年過花甲痴心不改

走進連環畫的春天

採訪中周傳發談到,連環畫創作是一個系統工程。連環畫繪者集演員、導演、形象設計、服裝設計、場景設計於一身,是對自己造型能力、構圖能力、場景控制能力以及文學、藝術、社會、歷史、地理等綜合素質的全面考驗。繪製一套連環畫,少則畫十幾、幾十幅圖,多則要畫幾百到上千幅的圖,還要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,如此工作量,足以讓人望而卻步。

周傳發畫連環畫幾十年,在最為繁忙的那些日子,基本上沒有什麼休息日、節假日,除了自己的本職工作,其他時間從早晨到深夜一二點都在畫,天天如此,概莫能外,能坐下來看電視近乎成為一種奢侈。

周傳發説,繪畫雖然辛苦,可是當成功塑造出一個個性鮮明的藝術形象、當琢磨推敲繪製出一個完美的構圖、當手捧散發着油墨清香的樣書時,“那種無可名狀的喜悦與快樂,是常人難以理解的”。

上世紀90年代以來,在各種新興媒體藝術的衝擊下,連環畫這種中國特有的傳統繪畫藝術已越來越小眾。近年來,連環畫重新回到大眾視野。前些年在一些出版社銷聲匿跡的連環畫編輯室又悄悄恢復,同時,連環畫已成為我國書籍出口的一個重要品種,連環畫收藏熱在我國方興未艾。很多老畫家又重新投入到連環畫的創作之中。周傳發就是這樣痴心不改的作者,雖然年過花甲,仍然一如既往地在連環畫藝術天地裏探尋、求索,奔走、前行。

評論
已有0條評論
0/150
提交
相關推薦
今日要聞
換一批
熱點排行